摩罗伽

当遇见极大的压力或者突如其来的打击时,Bill的优先选择是逃避:他病态地喃喃自语,蓬头垢面,却不肯直视内心深处被撕扯出的脆弱。他也有令人满意的时候,但那次情况特殊,付出的代价太大,而且还有一种残忍病态的陶醉夹杂其中,那并不是Bill——或者说不是平时的Bill,而是极端的悲痛和恐惧攫住他,驱使他去行动。在那种情形下,他必须做一些什么,否则心中的空洞无法填补。
这一次的情况不同。上次Bill知道最终会有什么结局,而且有很多人的陪伴;这次不仅前途未卜,连靠谱的引路人都找不到,全凭借自己半吊子功力晃晃悠悠。如今我们的Bill终于意识到自己走的是什么路了:长夜漫漫,且孤身一人。之前他那样盲目乐观地夸下海口,没想到行差踏错,把自己丢入如此的苦难中。这并不是少年英雄,只是天真烂漫而已。
于是他又一次陷入自我怀疑的困境了:他审视自身,却找不到任何能够打破命运的武器:Bill 赤手空拳踏入了格斗场。这是贪恋舒适带来的恶果。
又能如何呢?又能如何呢?难道时间还能倒流不成么?只有生生将骨髓里的力气也挖出来去前行了。

评论